《題畫竹》

鄭燮 [清]
兩枝修竹出重霄,幾葉新篁倒掛梢。本是同根復同氣,有何卑下有何高!
鄭燮簡介
鄭板橋(1693-1765),原名鄭燮,字克柔,號理庵,又號板橋,人稱板橋先生,江蘇興化人,祖籍蘇州。康熙秀才,雍正十年舉人,乾隆元年(1736年)進士。官山東范縣、濰縣縣令,政績顯著,后客居揚州,以賣畫為生,為“揚州八怪”重要代表人物。
鄭板橋一生只畫蘭、竹、石,自稱“四時不謝之蘭,百節長青之竹,萬古不敗之石,千秋不變之人”。其詩書畫,世稱“三絕”,是清代比較有代表性的文人畫家。代表作品有《修竹新篁圖》《清光留照圖》《蘭竹芳馨圖》《甘谷菊泉圖》《叢蘭荊棘圖》等,著有《鄭板橋集》。
鄭燮詩集
  • 沁園春·花亦無知 - 鄭燮 - [清]

    花亦無知,月亦無聊,酒亦無靈。把夭桃斫斷,煞他風景;鸚哥煮熟,佐我杯羹。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毀盡文章抹盡名。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單寒骨相難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蓬門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細雨,夜夜孤燈。難道天公、還鉗恨口,不許長嘆一兩聲?顛狂甚,取烏絲百幅,細寫凄清。
  • 念奴嬌 孝陵 - 鄭燮 - [清]

    東南王氣,掃偏安舊習,江山整肅。老檜蒼松盤寢殿,夜夜蛟龍來宿。翁仲衣冠,獅麟頭角,靜鎖苔痕綠。斜陽斷碣,幾人系馬而讀。聞說物換星移,神山風雨,夜半幽靈哭。不記當年開國日,元主泥人淚簇。蛋殼乾坤,丸泥世界,疾卷如風燭殘。老僧山畔,烹泉只取一掬。
  • 念奴嬌 方景兩先生廟 - 鄭燮 - [清]

    乾坤欹側,藉豪英幾輩,半空撐住。千古龍逢源不死,七竅比干肺腑。竹杖麻衣,朱袍白刃,樸拙為艱苦。信心而出,自家不解何故。也知稷契皋夔,閎顛散適,岳降維申甫。彼自承平吾破裂,題目原非一路。十族全誅,皮囊萬段,魂魄雄而武。世間鼠輩,如何妝得老虎!
  • 念奴嬌 石頭城 - 鄭燮 - [清]

    懸巖千尺,借歐刀吳斧,削成城郭。千里金城回不盡,萬里洪濤噴薄。王浚樓船,旌麾直指,風利何曾泊。船頭列炬,等閑燒斷鐵索。而今春去秋來,一江煙雨,萬點征鴻掠。叫盡六朝興廢事,叫斷孝陵殿閣。山色蒼涼,江流悍急,潮打空城腳。數聲漁笛,蘆花風起作作。
  • 念奴嬌 長干里 - 鄭燮 - [清]

    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綠楊蔭里。赭白青黃墻砌石,門映碧溪流水。細雨餳簫,斜陽牧笛,一徑穿桃李。風吹花落,落花風又吹起。更兼處處繰車,家家社燕,江介風光美。四月櫻桃紅滿市,雪片鰣魚刀 。淮水秋清,鐘山暮紫,老馬耕閑地。一丘一壑,吾將終老于此。
  • 念奴嬌 臺城 - 鄭燮 - [清]

    秋之為氣,正一番風雨,一番蕭瑟。落日雞鳴山下路,為問臺城舊跡。老蔓藏蛇,幽花賤血,壞堞零煙碧。有人牧馬,城頭吹起觱篥。當初面代犧牲,食惟菜果,恪守沙門律。何事餓來翻掘鼠,雀卵攀巢而吸?再曰荷荷,跏趺竟逝,得亦何妨失?酸心硬語,英雄淚在胸臆。
  • 念奴嬌 周瑜宅 - 鄭燮 - [清]

    周郎年少,正雄姿歷落,江東人杰。八十萬軍飛一炬,風卷灘前黃葉。樓艫云崩,旌旗電掃,射江流血。咸陽三月,火光無此橫絕。想他豪竹哀絲,回頭顧曲,虎帳談兵歇。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別。吳蜀交疏,炎劉鼎沸,老魅成奸黠。至今遺恨,秦淮夜夜幽咽。
  • 念奴嬌 莫愁湖 - 鄭燮 - [清]

    鴛鴦二字,是紅閨佳話,然乎否否?多少英雄兒女態,釀出禍胎冤藪。前殿金蓮,後庭玉樹,風雨催殘驟。盧家何幸,一歌一曲長久!即今湖柳如煙,湖云似夢,湖浪濃于酒。山下藤蘿飄翠帶,隔水殘霞舞袖。桃葉身微,莫愁家小,翻借詞人口。風流何罪?無榮無辱無咎。
  • 念奴嬌 宏光 - 鄭燮 - [清]

    宏光建國,是金蓮玉樹,後來狂客。草木山川何限痛,只解征歌選色。燕子銜箋,春燈說謎,夜短嫌天窄。海云分付,五更攔住紅日。更兼馬阮當朝,高劉作鎮,犬豕包巾幘。賣盡江山猶恨少,只得東南半壁。國事興亡,人家成敗,運數誰逃得?太平隆萬,此曹久已生出。
  • - 鄭燮 - [清]

    一節復一節,千枝攢萬葉。我自不開花,免撩蜂與蝶。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