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曲》

戴叔倫 [唐]
漢家旌幟滿陰山,不遣胡兒匹馬還。愿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
《塞上曲》解析

戴叔倫的《塞上曲》共兩首,為七言絕句。這是第二首。這首較之第一首《塞上曲·軍門頻納受降書》淺明了許多,里面有一典故,就是“生入玉門關”。這“生入玉門關”原本是定遠侯班超的句子,是說班超出使西域30多年,老時思歸鄉里,上書言“臣不敢望到九泉郡,但愿生入玉門關”。班超30年駐使西域,為國家民族鞠躬盡瘁,老而思鄉求返,本無可咎。但以戴叔綸之見,班超的愛國主義還是不夠徹底——他不應提出“生入玉門關”,也無須提出“生入玉門關”,安心報國就是了。戴叔綸的愛國之切是好的,義無反顧也是好的,但放到班超這個實際例子上看,卻不是那么近人情。知道了這個典故,全詩意思迎刃而解。前一聯講的是漢家重兵接敵,對胡兵一騎都不會放過。而后就是上文說過的典故——不回玉門關了,要以必死信念戰勝胡兵,報國靖邊以寧。

戴詩同前人述志慷慨的邊塞詩風一體同出,大都是吟詠壯士一去不復還的豪言志向,至于時代特征的分析、判斷及有關主張,則稍嫌抽象,倘如不將上詩注為唐中期的戴詩,而隨便說成為別個時代的,也是很難提出疑問來的。

戴叔倫簡介
戴叔倫(約732——約789),唐代詩人,字幼公(一作次公),潤州金壇(今屬江蘇)人。年輕時師事蕭穎士。曾任新城令、東陽令、撫州刺史、容管經略使。晚年上表自請為道士。其詩多表現隱逸生活和閑適情調,但《女耕田行》、《屯田詞》等篇也反映了人民生活的艱苦。論詩主張“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其詩體裁皆有所涉獵。今存詩二卷,多混入宋元明人作品,需要仔細辨偽。
戴叔倫詩集
  • 蘭溪棹歌 - 戴叔倫 - [唐]

    涼月如眉掛柳灣,越中山色鏡中看。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
  • 江鄉故人偶集客舍 - 戴叔倫 - [唐]

    天秋月又滿,城闕夜千重。 還作江南會,翻疑夢里逢。 風枝驚暗鵲,露草泣寒蛩。 羈旅長堪醉,相留畏曉鐘。
  • 三閭廟 - 戴叔倫 - [唐]

    沅湘流不盡,屈宋怨何深。日暮秋煙起,蕭蕭楓樹林。
  • 題稚川山水 - 戴叔倫 - [唐]

    松下茅亭五月涼,汀沙云樹晚蒼蒼。行人無限秋風思,隔水青山似故鄉。
  • 調笑令·邊[2]草 - 戴叔倫 - [唐]

    邊[2]草,邊草,邊草盡來兵老。山南山北雪晴,千里萬里月明。明月,明月,胡笳[3]一聲愁絕。
  • 蘇溪亭 - 戴叔倫 - [唐]

    蘇溪亭上草漫漫,誰倚東風十二闌。燕子不歸春事晚,一汀煙雨杏花寒。
  • 宮詞 - 戴叔倫 - [唐]

    紫禁迢迢宮漏鳴,夜深無語獨含情。春風鸞鏡愁中影,明月羊車夢里聲。塵暗玉階綦跡斷,香飄金屋篆煙清。貞心一任蛾眉妒,買賦何須問馬卿。
  • 從軍行 - 戴叔倫 - [唐]

    丈夫四方志,結發事遠游。遠游歷燕薊,獨戍邊城陬。西風壟水寒,明月關山悠。酬恩仗孤劍,十年弊貂裘。封侯屬何人,蹉跎雪盈頭。老馬思故櫪,窮鱗憶深流。彈鋏動深慨,浩歌氣橫秋。報國期努力,功名良見收。
  • - 戴叔倫 - [唐]

    卷籜正離披,新枝復蒙密。翛翛月下聞,褭褭林際出。豈獨對芳菲,終年色如一。
  • - 戴叔倫 - [唐]

    歷歷愁心亂,迢迢獨夜長。春帆江上雨,曉鏡鬢邊霜。啼鳥云山靜,落花溪水香。家人亦念我,與汝黯相忘。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