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查子·元夕》

歐陽修 [宋]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生查子·元夕》解析

①元夜:即上元節之夜,也叫“元宵”。唐代以來元夜有觀燈的風俗。

【評解】

詞的上片,回憶去年觀燈時的欣悅的心情;下片寫今年元夜觀燈,觸目感懷,不勝

悲傷。這首詞的特點是語言平淡,風味雋永,表達了人物十分細膩的深情。詞中運用今

昔對比,撫今思昔,觸景生情。感情真摯,不須作任何雕飾,而這首詞便成為非常感人

的抒情上品。它體現了真實、樸素與美的統一。

【集評】

虢壽鹿《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首詞是節日懷舊之作。通過前后對比,逼出

“淚濕春衫”一語,見其傷感之甚。文章以錯綜見妙。

薛礪若《宋詞通論》:他的抒情作品,哀婉綿細,最富彈性。

《唐宋詞鑒賞集》:這首小詞,在“清切婉麗”中,卻顯得平淡雋永,別具一格。

歐陽修簡介
歐陽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號醉翁、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人,北宋政治家、文學家,且在政治上負有盛名。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官至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累贈太師、楚國公。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蘇洵、蘇轍、王安石、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并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被后人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歐陽修是在宋代文學史上最早開創一代文風的文壇領袖。領導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繼承并發展了韓愈的古文理論。他的散文創作的高度成就與其正確的古文理論相輔相成,從而開創了一代文風。歐陽修在變革文風的同時,也對詩風、詞風進行了革新。在史學方面,也有較高成就,他曾主修《新唐書》,并獨撰《新五代史》。有《歐陽文忠集》傳世。
歐陽修詩集
  • 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 歐陽修 - [宋]

    庭院深深深幾許,[1]楊柳堆煙,[2]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游冶處,[3]樓高不見章臺路。[4]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5]
  • 蝶戀花·面旋落花風蕩漾 - 歐陽修 - [宋]

    面旋落花風蕩漾柳重煙深雪絮飛來往雨后輕寒猶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悵枕畔屏山圍碧浪翠被花燈夜夜空相向寂寞起來褰繡幌月明正在梨花上
  • 蝶戀花·簾幕東風寒料峭 - 歐陽修 - [宋]

    簾幕東風寒料峭。雪里香梅,先報春來早。紅蠟枝頭雙燕小。金刀剪彩呈纖巧。旋暖金爐薰蕙藻。酒入橫波,困不禁煩惱。繡被五更春睡好。羅幃不覺紗窗曉。
  • 蝶戀花·臘雪初銷梅蕊綻 - 歐陽修 - [宋]

    臘雪初銷梅蕊綻。梅雪相和,喜鵲穿花轉。睡起夕陽迷醉眼。新愁長向東風亂。瘦覺玉肌羅帶緩。紅杏梢頭,二月春猶淺。望極不來芳信斷。音書縱有爭如見。
  • 蝶戀花·海燕雙來歸畫棟 - 歐陽修 - [宋]

    海燕雙來歸畫棟。簾影無風,花影頻移動。半醉騰騰春睡重。綠鬟堆枕香云擁。翠被雙盤金縷鳳。憶得前春,有個人人共。花里黃鶯時一弄。日斜驚起相思夢。
  • 蝶戀花·面旋落花風蕩漾 - 歐陽修 - [宋]

    面旋落花風蕩漾。柳重煙深,雪絮飛來往。雨後輕寒猶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悵。枕畔屏山圍碧浪。翠被華燈,夜夜空相向。寂寞起來褰繡幌。月明正在梨花上。
  • 蝶戀花·簾幕風輕雙語燕 - 歐陽修 - [宋]

    簾幕風輕雙語燕。午后醒來,柳絮飛撩亂。心事一春猶未見。紅英落盡青苔院。 百尺朱樓閑倚遍。薄雨濃云,抵死遮人面。羌管不須吹別怨。無腸更為新聲斷。
  • 蝶戀花·永日環堤乘彩舫 - 歐陽修 - [宋]

    永日環堤乘彩舫。煙草蕭疏,恰似晴江上。水浸碧天風皺浪。菱花荇蔓隨雙槳。紅粉佳人翻麗唱。驚起鴛鴦,兩兩飛相向。且把金尊傾美釀。休思往事成惆悵。
  • 蝶戀花·越女采蓮秋水畔 - 歐陽修 - [宋]

    越女采蓮秋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鸂鶒灘頭風浪晚。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著江南岸。
  • 蝶戀花·水浸秋天風皺浪 - 歐陽修 - [宋]

    水浸秋天風皺浪。縹緲仙舟,只似秋天上。和露采蓮愁一餉。看花卻是啼妝樣。 折得蓮莖絲未放。蓮斷絲牽,特地成惆悵。歸棹莫隨花蕩漾。江頭有個人想望。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