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門太守行》

李賀 [唐]
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
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雁門太守行》解析

“雁門太守行”系樂府舊題。李賀生活的時代藩鎮叛亂此伏彼起,發生過重大的戰爭。如史載,元和四年(809),王承宗的叛軍攻打易州和定州,愛國將領李光顏曾率兵馳救。元和九年,他身先士卒,突出、沖擊吳元濟叛軍的包圍,殺得敵人人仰馬翻,狼狽逃竄。

從有關《雁門太守行》這首詩的一些傳說和材料記載推測,可能是寫平定藩鎮叛亂的戰爭。

詩共八句,前四句寫日落前的情景。首句既是寫景,也是寫事,成功地渲染了敵軍兵臨城下的緊張氣氛和危急形勢。“黑云壓城城欲摧”,一個“壓”字,把敵軍人馬眾多,來勢兇猛,以及交戰雙方力量懸殊、守軍將士處境艱難等等,淋漓盡致地揭示出來。次句寫城內的守軍,以與城外的敵軍相對比,忽然,風云變幻,一縷日光從云縫里透射下來,映照在守城將士的甲衣上,只見金光閃閃,耀人眼目。此刻他們正披堅執銳,嚴陣以待。這里借日光來顯示守軍的陣營和士氣,情景相生,奇妙無比。據說王安石曾批評這句說:“方黑云壓城,豈有向日之甲光?”楊慎聲稱自己確乎見到此類景象,指責王安石說:“宋老頭巾不知詩。”(《升庵詩話》)其實藝術的真實和生活的真實不能等同起來,敵軍圍城,未必有黑云出現;守軍列陣,也未必就有日光前來映照助威,詩中的黑云和日光,是詩人用來造境造意的手段。三、四句分別從聽覺和視覺兩方面鋪寫陰寒慘切的戰地氣氛。時值深秋,萬木搖落,在一片死寂之中,那角聲嗚嗚咽咽地鳴響起來。顯然,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正在進行。“角聲滿地”,勾畫出戰爭的規模。敵軍依仗人多勢眾,鼓噪而前,步步緊逼。守軍并不因勢孤力弱而怯陣,在號角聲的鼓舞下,他們士氣高昂,奮力反擊。戰斗從白晝持續到黃昏。詩人沒有直接描寫車轂交錯、短兵相接的激烈場面,只對雙方收兵后戰場上的景象作了粗略的然而極富表現力的點染:鏖戰從白天進行到夜晚,晚霞映照著戰場,那大塊大塊的胭脂般鮮紅的血跡,透過夜霧凝結在大地上呈現出一片紫色。這種黯然凝重的氛圍,襯托出戰地的悲壯場面,暗示攻守雙方都有大量傷亡,守城將士依然處于不利的地位,為下面寫友軍的援救作了必要的鋪墊。

后四句寫馳援部隊的活動。“半卷紅旗臨易水”,“半卷”二字含義極為豐富。黑夜行軍,偃旗息鼓,為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臨易水”既表明交戰的地點,又暗示將士們具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那樣一種壯懷激烈的豪情。接著描寫苦戰的場面:馳援部隊一迫近敵軍的營壘,便擊鼓助威,投入戰斗。無奈夜寒霜重,連戰鼓也擂不響。面對重重困難,將士們毫不氣餒。“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黃金臺是戰國時燕昭王在易水東南修筑的,傳說他曾把大量黃金放在臺上,表示不惜以重金招攬天下士。詩人引用這個故事,寫出將士們報效朝廷的決心。

一般說來,寫悲壯慘烈的戰斗場面不宜使用表現秾艷色彩的詞語,而李賀這首詩幾乎句句都有鮮明的色彩,其中如金色、胭脂色和紫紅色,非但鮮明,而且秾艷,它們和黑色、秋色、玉白色等等交織在一起,構成色彩斑斕的畫面。詩人就象一個高明的畫家,特別善于著色,以色示物,以色感人,不只勾勒輪廓而已。他寫詩,絕少運用白描手法,總是借助想象給事物涂上各種各樣新奇濃重的色彩,有效地顯示了它們的多層次性。有時為了使畫面變得更加鮮明,他還把一些性質不同甚至互相矛盾的事物揉合在一起,讓它們并行錯出,形成強烈的對比。例如用壓城的黑云暗喻敵軍氣焰囂張,借向日之甲光顯示守城將士雄姿英發,兩相比照,色彩鮮明,愛憎分明。李賀的詩篇不只奇詭,亦且妥帖。奇詭而又妥帖,是他詩歌創作的基本特色。這首詩,用秾艷斑駁的色彩描繪悲壯慘烈的戰斗場面,可算是奇詭的了;而這種色彩斑斕的奇異畫面卻準確地表現了特定時間、特定地點的邊塞風光和瞬息變幻的戰爭風云,又顯得很妥帖。惟其奇詭,愈覺新穎;惟其妥貼,則倍感真切;奇詭而又妥帖,從而構成渾融蘊藉富有情思的意境。這是李賀創作詩歌的絕招,他的可貴之處,也是他的難學之處。

(朱世英)

----------------------------

詩寫大軍壓境,誓守危城情形。

注:

1:雁門太守行:樂府舊題。《幽閑鼓吹》云:"賀以歌詩謁韓公,時公送客歸,極困,解帶讀之,首篇乃雁門太守行,即束帶見之。 "

2: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月金鱗開:黑云,兵至而塵上也。〈〈晉書〉〉:"凡堅城之上,有黑云如屋,名曰軍精。" 《軍書》: "攻城必觀城氣,若有黑云氣,城必破。"前軰云:"既是黑云壓城,安得有月?"然此黑云,乃城氣也。此云城欲催是也,與月似無妨 。月,或作日,然宋蜀本及金刻本皆作月。

3:塞上燕脂凝夜紫:《古今注》云:秦筑長城,土皆紫色,故曰紫塞。《炙轂子》云:"燕脂,本閼氏,以紅花作,故曰燕脂。"

4:霜重鼔寒聲不起:李陵軍敗,夜半擊鼔,鼔不鳴。此謂天冷霜濃,而鼓聲低抑。

5:報君黃金臺上意:鮑照《樂府》云:"豈伊白璧賜,將起黃金臺。"注云:燕昭王置千金于臺上,以延天下士。

6:提攜玉龍為君死:玉龍,劍也。

附:

劉辰翁評曰:起語竒。賦雁門,著紫土,本嫩。后三語無甚生氣,設為死敵之意,偏欲如此,頗似敗后之作。

王安石評曰:是兒言不相副,方黑云如此,安得耀日之甲光也?

楊升庵評曰:宋老頭巾不知詩。凡兵圍城,必有怪云變氣。昔人賦鴻門,有"東龍白日西龍雨"之句。余在滇,值安鳳之變,居圍城中 ,見日暈兩重,黑云如蛟在其側,始信賀善狀物也。

徐文長評曰:陣氛與日不礙。

--------鳳尾竹客 撰<李長吉歌詩箋注輯評>---------

李賀簡介
李賀(約公元791年-約817年),字長吉,漢族,唐代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陽宜陽縣)人,家居福昌昌谷,后世稱李昌谷,是唐宗室鄭王李亮后裔。有“詩鬼”之稱,是與“詩圣”杜甫、“詩仙”李白、“詩佛”王維相齊名的唐代著名詩人。有《雁門太守行》、《李憑箜篌引》等名篇。著有《昌谷集》。
李賀是中唐的浪漫主義詩人,與李白、李商隱稱為唐代三李。是中唐到晚唐詩風轉變期的一個代表者。他所寫的詩大多是慨嘆生不逢時和內心苦悶,抒發對理想、抱負的追求;對當時藩鎮割據、宦官專權和人民所受的殘酷剝削都有所反映。留下了“黑云壓城城欲摧”,“雄雞一聲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千古佳句。
李賀的詩作想象極為豐富,經常應用神話傳說來托古寓今,所以后人常稱他為“鬼才”,“詩鬼”,創作的詩文為“鬼仙之辭”。有“‘太白仙才,長吉鬼才’之說。李賀是繼屈原、李白之后,中國文學史上又一位頗享盛譽的浪漫主義詩人。
李賀因長期的抑郁感傷,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元和八年(813年)因病辭去奉禮郎回昌谷,27歲英年早逝。
李賀詩集
  • 將進酒·琉璃鐘 - 李賀 - [唐]

    琉璃鐘,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烹龍炮鳳玉脂泣,羅幃繡幕圍香風。吹龍笛,擊鼉鼓;皓齒歌,細腰舞。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勸君終日酩酊醉,酒不到劉伶墳上土!
  • 蘇小小墓 - 李賀 - [唐]

    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珮。油壁車,夕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 惱公 - 李賀 - [唐]

    宋玉愁空斷,嬌饒粉自紅。歌聲春草露,門掩杏花叢。 注口櫻桃小,添眉桂葉濃。曉奩妝秀靨,夜帳減香筒。 鈿鏡飛孤鵲,江圖畫水葓。陂陀梳碧鳳,腰裊帶金蟲。 杜若含清露,河蒲聚紫茸。月分蛾黛破,花合靨朱融。 發重疑盤霧,腰輕乍倚風。密書題豆蔻,隱語笑芙蓉。 莫鎖茱萸匣,休開翡翠籠。弄珠驚漢燕,燒蜜引胡蜂。 醉纈拋紅網,單羅掛綠蒙。數錢教姹女,買藥問巴賨. 勻臉安斜雁,移燈想夢熊。腸攢非束竹,胘急是張弓。 晚樹迷新蝶,殘霓憶斷虹。古時填渤澥,今日鑿崆峒。 繡沓褰長幔,羅裙結短封。心搖如舞鶴,骨出似飛龍。 井檻淋清漆,門鋪綴白銅。隈花開兔徑,向壁印狐蹤。 玳瑁釘簾薄,琉璃疊扇烘。象床緣素柏,瑤席卷香蔥。 細管吟朝幌,芳醪落夜楓。宜男生楚巷,梔子發金墉。 龜甲開屏澀,鵝毛滲墨濃。黃庭留衛瓘,綠樹養韓馮。 雞唱星懸柳,鴉啼露滴桐。黃娥初出座,寵妹始相從。 蠟淚垂蘭燼,秋蕪掃綺櫳。吹笙翻舊引,沽酒待新豐。 短珮愁填粟,長弦怨削菘。曲池眠乳鴨,小閣睡娃僮。 褥縫篸雙線,鉤絳辮五總。蜀煙飛重錦,峽雨濺輕容。 拂鏡羞溫嶠,薰衣避賈充。魚生玉藕下,人在石蓮中。 含水彎蛾翠,登樓選馬騣。使君居曲陌,園令住臨邛。 桂火流蘇暖,金爐細炷通。春遲王子態,鶯囀謝娘慵。 玉漏三星曙,銅街五馬逢。犀株防膽怯,銀液鎮心忪。 跳脫看年命,琵琶道吉兇。王時應七夕,夫位在三宮。 無力涂云母,多方帶藥翁。符因青鳥送,囊用絳紗縫。 漢苑尋官柳,河橋閡禁鐘。月明中婦覺,應笑畫堂空。
  • 惱公 - 李賀 - [唐]

    宋玉愁空斷,嬌饒粉自紅。歌聲春草露,門掩杏花叢。注口櫻桃小,添眉桂葉濃。曉奩妝秀靨,夜帳減香筒。鈿鏡飛孤鵲,江圖畫水葒。陂陀梳碧鳳,腰裊帶金蟲。杜若含清露,河蒲聚紫茸。月分蛾黛破,花合靨朱融。發重疑盤霧,腰輕乍倚風。密書題豆蔻,隱語笑芙蓉。莫鎖茱萸匣,休開翡翠籠。弄珠驚漢燕,燒蜜引胡蜂。醉纈拋紅網,單羅掛綠蒙。數錢教姹女,買藥問巴賨。勻臉安斜雁,移燈想夢熊。腸攢非束竹,胘急是張弓。晚樹迷新蝶,殘霓憶斷虹。古時填渤澥,今日鑿崆峒。繡沓褰長幔,羅裙結短封。心搖如舞鶴,骨出似飛龍。井檻淋清漆,門鋪綴白銅。偎花開兔徑,向壁印狐蹤。玳瑁釘簾薄,琉璃疊扇烘。象床緣素柏,瑤席卷香蔥。細管吟朝幌,芳醪落夜楓。宜男生楚巷,梔子發金墉。龜甲開屏澀,鵝毛滲墨濃。黃庭留衛瓘,綠樹養韓馮。雞唱星懸柳,鴉啼露滴桐。黃娥初出座,寵妹始相從。蠟淚垂蘭燼,秋蕪掃綺櫳。吹笙翻舊引,沽酒待新豐。短佩愁填粟,長弦怨削菘。曲池眠乳鴨,小閣睡娃僮。褥縫簪雙線,鉤絳辮五總。蜀煙飛重錦,峽雨濺輕容。拂鏡羞溫嶠,薰衣避賈充。魚生玉藕下,人在石蓮中。含水彎蛾翠,登樓潠馬鬃。使君居曲陌,園令住臨邛。桂火流蘇暖,金爐細炷通。春遲王子態,鶯囀謝娘慵。玉漏三星曙,銅街五馬逢。犀株防膽怯,銀液鎮心忪。跳脫看年命,琵琶道吉兇。王時應七夕,夫位在三宮。無力涂云母,多方帶藥翁。符因青鳥送,囊用絳紗縫。漢苑尋官柳,河橋閡禁鐘。月明中婦覺,應笑畫堂空。
  • 金銅仙人辭漢歌 - 李賀 - [唐]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
  • 南園十三首·其五 - 李賀 - [唐]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 南園 - 李賀 - [唐]

    方領蕙帶折角巾,杜若已老蘭苕春。南山削秀藍玉合,小雨歸去飛涼云。熟杏暖香梨葉老,草梢竹柵鎖池痕。鄭公鄉老開酒尊,坐泛楚奏吟招魂。
  • 馬詩 - 李賀 - [唐]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
  • 天上謠 - 李賀 - [唐]

    天河夜轉漂回星,銀浦流云學水聲。玉宮桂樹花未落,仙妾采香垂佩纓。秦妃卷簾北窗曉,窗前植桐青鳳小。王子吹笙鵝管長,呼龍耕煙種瑤草。粉霞紅綬藕絲裙,青洲步拾蘭苕春。東指羲和能走馬,海塵新生石山下。
  • 馬詩二十三首 - 李賀 - [唐]

    龍脊貼連錢,銀蹄白踏煙。無人織錦韂,誰為鑄金鞭。臘月草根甜,天街雪似鹽。未知口硬軟,先擬蒺藜銜。忽憶周天子,驅車上玉山。鳴騶辭鳳苑,赤驥最承恩。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精。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饑臥骨查牙,粗毛刺破花。鬣焦珠色落,發斷鋸長麻。西母酒將闌,東王飯已干。君王若燕去,誰為曳車轅?赤兔無人用,當須呂布騎。吾聞果下馬,羈策任蠻兒。催榜渡烏江[1],神騅泣向風。君王[2]今解劍,何處逐英雄?內馬賜宮人,銀韉刺麒麟。午時鹽坂上,蹭蹬溘風塵。批竹初攢耳,桃花未上身。他時須攪陣,牽去借將軍。寶玦誰家子,長聞俠骨香。堆金買駿骨,將送楚襄王。香幞赭羅新,盤龍蹙蹬鱗。回看南陌上,誰道不逢春?不從桓公獵,何能伏虎威?一朝溝隴出,看取拂云飛。唐劍斬隋公,□[3]毛屬太宗。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飄風。白鐵銼青禾,砧間落細莎。世人憐小頸,金埒畏長牙。伯樂向前看,旋毛在腹間。只今掊白草,何日驀青山?蕭寺馱經馬,元從竺國來。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臺。重圍如燕尾,寶劍似魚腸。欲求千里腳,先采眼中光。暫系騰黃馬,仙人上彩樓。須鞭玉勒吏,何事謫高州?漢血到王家,隨鸞撼玉珂。少君騎海上,人見是青騾。武帝愛神仙,燒金得紫煙。廄中皆肉馬,不解上青天。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