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 其五》

陶淵明 [魏晉]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飲酒 其五》解析

弗洛伊德等西方精神分析學派認為,人的心靈深處有一個“本我”,還有一個“超我”。“本我”,就是老子哲學中的歸根反本,它擺脫了文化符號的異化與扭曲,如嬰兒自然而和諧的生命的本來面目,它接近于西方存在主義哲學所標舉的生命的本真狀態。“超我”則是社會文化塑造,特立而成自我,是存在于社會現實中,充當種種特定的社會角色,按照群體規范和要求行動的自我。“本我”和“超我”是一對矛盾,和諧地統一在人的靈魂深處。一時“本我”占據上風,一時“超我”表現明顯。“超我”和“本我”的交錯呈現,顯示了人在不同時期里的不同行為表現甚至整個人生追求。放眼封建時代,許多文人在妥協世俗、擴展生命以用世;努力追求“超我”的同時,其實內心深處也時時流露出對險惡官場及叵測社會的厭棄,在竭盡心機地回歸“本我”,力所能及地體念著生命的本真狀態,如竹林七賢、謝靈運、陶淵明、李白、王維、蘇軾等,但其中在追求“本我”道路上走得最遠的,對這一狀態體念得最真切的,恐怕要數陶淵明了。陶氏不但敢想,而且敢做;不但做了,而且做得那么徹底。他的這一出世心態在他的許多詩篇中均有所表露,在《飲酒》系列中尤其發揮到了極致。本文便以《結廬在人境》為例略作闡釋。

?《結廬在人境》一詩,是陶淵明詩歌意象的頂峰。在這首詩中,“本我”擺脫了“超我”的糾纏,澄明無礙地存在于詩歌意象中。“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這種“遠”與“靜”的境界是“本我”戰勝“超我”后才可能出現的。“心遠”并不僅僅是因為“地偏”,最關鍵的恐怕還是陶氏在心靈上的真正忘世,倘若心為物役,塵根未了,則即使身處“無車馬喧”的偏地,也仍然會為凡事俗情所羈絆,像唐朝王維輩那樣像模像樣地隱居終南,但他心里圖的依然是那條加官晉爵的捷徑。在王維身上,“本我”僅僅是追求“超我”的一種手段。而陶淵明則完全不同,他的“超我”已然被排斥在心靈之外,“本我”即生命的本真已呈現出一種完完全全的展開狀態。這個時候,不管形體在田園還是在鬧市,“心遠地自偏”,這種澄明無礙、自由自在的心靈使萬物都展現出寧靜悠遠的情韻。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至此,詩人與“本我”融為一體。采菊的陶淵明,已是解脫了各種塵世紛擾,以生命本真狀態呈現的陶淵明了。他心靈的悠然空明,投射在菊花與南山的意象中。他的整個身心已融入山氣和美麗的夕陽之中,又似乎化作了飛鳥在大自然的懷抱中翱翔。如此心平氣和、心無旁騖地與大自然相承合,體味著大自然本身無窮的韻味。在這種觀照中,物是原態的,心是寧靜的,心物交匯在內心里,在和諧意識中,認認真真地進入了一種物我同一的“忘我”狀態。

?前四句,詩人擺脫“超我”從世俗回歸自然;中間四句,詩人又以一種超脫虛靜的心態,真切地體念著生命的本真狀態;到了最后兩句,詩人則更似乎進入了一種神情恍惚、虛無縹緲的仙幻之境。“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所謂的“真意”即是對回歸生命本真的體念與感受。這種體念與感受想要說但說不出來。古人說得好,“得意必忘言”,已然得了“真意”的陶氏,合情合理地“忘言”,絕不是故作高深,只是這種感受確實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這首詩中無酒,詩人卻將其歸入飲酒二十首,且成為其中冠冕,原因就在于其意象的捕捉與構成具有直覺無意識的酒神精神的特點。誠如古人所說:“這首詩意象構成中景與意會,全在一偶然無心上。‘采菊’二句,俱偶爾之興味,東籬有菊,偶然采之,……而南山之見,亦是偶爾湊趣。山且無意而見,菊豈有意而采,……山中飛鳥,為日夕而歸,……但其歸也,適值吾見南山之時,……此亦偶湊之趣也。……其一點‘真意’,乃千圣不傳之秘,即道書千卷,佛經完萬葉,猶不能盡厥蘊,故但以‘欲辯已忘言’五字喝斷‘此中有真意’之間。雖然,固已言之矣,不曰‘采菊東籬’云乎?”“偶爾之興味”,即審美的直覺無意識狀態。從此狀態中蛻化而出的詩歌意象,才能獲得“境在寰中,神游象外”的悠遠不盡的意味。這偶然無心的情與景會,正是詩人生命自我敞亮之時其空明無礙的本真之境的無意識投射。這里,相與歸還的鳥兒和悅欣慰,它們沒有了彷徨,沒有了迷茫,也沒有了離群之悲傷。它們投射著詩人擺脫“超我”的孤獨迷惘后,精神獲得巨大的歸屬和依托感,從而呈現出自由而寧靜歡暢的心情。

?對生命本真狀態的真心體念是這首詩真意之所在,也是《飲酒》詩及陶淵明詩歌的終極目標。

中國基礎教育21世紀(陳志剛)

---------------------------

其五(1)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2)。

間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3)。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4)。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5)。

此中有真意,欲辨己忘言(6)。

[注釋]

(1)這首詩寫在和諧寧靜的環境中,詩人悠然自得的隱居生活。詩人在平靜的心境中,體悟著自

然的樂趣和人生的真諦。這一切給詩人的精神帶來極大的快慰與滿足。

(2)結廬:建造住宅。這里指寄居。人境:人間,世上。車馬喧:車馬往來的喧鬧聲。指世俗交

往。

(3)爾:如此,這樣。心遠地自偏:意思是說,只要內心清靜,遠遠超脫于世俗,因而雖居喧鬧

之地,也就像住在偏僻之處一樣。

(4)悠然:閑適自得的樣子。南山:指廬山。

(5)山氣:山間霧氣。日夕:近黃昏之時。相與還:結伴而歸。

(6)此中:錄本從《文選》作“此還”,今從李本、焦本、蘇寫本改。真意:淳真自然之意。《

子?漁父》:“真者,所以受于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天貴真,不拘于俗。”辨:辨析,玩

味。《莊子?齊物論》:“辯也者,有不辯也,大辯不言。”忘言:《莊子?外物》:“言者所以在

意也,得意而忘言。”這兩句意思是說,從大自然得到啟發。領悟到人生的真諦,但這是無法用言語

表達,也無須用言語表達的。

[譯文]

住宅蓋在人世間,

清靜卻無車馬喧。

問我為何能如此?

心超世外地顯偏。

自顧采菊東籬下,

悠然無意見南山。

山間霧氣夕陽好,

飛鳥結伴把巢還。

此中當自有真意,

我欲辨之已忘言。

-----------孟二冬《陶淵明集譯注》-----------

陶淵明簡介
陶淵明(352或365年—427年),字元亮,又名潛,私謚“靖節”,世稱靖節先生,潯陽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東晉末至南朝宋初期偉大的詩人、辭賦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參軍、鎮軍參軍、彭澤縣令等職,最末一次出仕為彭澤縣令,八十多天便棄職而去,從此歸隱田園。他是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被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有《陶淵明集》。
陶淵明詩集
  • 歸園田居 其一 - 陶淵明 - [魏晉]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 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余閑。 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
  • 歸園田居 其三 - 陶淵明 - [魏晉]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
  • 飲酒 二十 - 陶淵明 - [魏晉]

    羲農去我久,舉世少復真。汲汲魯中叟,彌縫使其淳。鳳鳥雖不至,禮樂暫得新,洙泗輟微響,漂流逮狂秦。詩書復何罪?一朝成灰塵。區區諸老翁,為事誠殷勤。如何絕世下,六籍無一親。終日馳車走,不見所問津。若復不快飲,空負頭上巾。但恨多謬誤,君當恕醉人。
  • 歸園田居 其二 - 陶淵明 - [魏晉]

    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白日掩荊扉,虛室絕塵想。時復墟曲中,披草共來往。(墟曲中 一作:墟曲人)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桑麻日已長,我土日已廣。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 歸園田居 其五 - 陶淵明 - [魏晉]

    悵恨獨策還,崎嶇歷榛曲。山澗清且淺,遇以濯吾足。漉我新熟酒,雙雞招近局。日入室中暗,荊薪代明燭。歡來苦夕短,已復至天旭。
  • 飲酒 其一 - 陶淵明 - [魏晉]

    衰榮無定在,彼此更共之。邵生瓜田中,寧似東陵時!寒暑有代謝,人道每如茲。達人解其會,逝將不復疑;忽與一樽酒,日夕歡相持。
  • 飲酒 其九 - 陶淵明 - [魏晉]

    清晨聞叩門,倒裳往自開。 問子為誰歟,田父有好懷。 壺漿遠見候,疑我與時乖: “襤縷茅檐下,未足為高棲。 一世皆尚同,愿君汩其泥。” “深感父老言,稟氣寡所諧。 紆轡誠可學,違己詎非迷! 且共歡此飲,吾駕不可回。”
  • 歸園田居 其四 - 陶淵明 - [魏晉]

    久去山澤游,浪莽林野娛。試攜子侄輩,披榛步荒墟。徘徊丘壟間,依依昔人居。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朽株。借問采薪者,此人皆焉如?薪者向我言,死沒無復余。一世異朝市,此語真不虛。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 雜詩 其二 - 陶淵明 - [魏晉]

    白日淪西阿,素月出東嶺。 遙遙萬里輝,蕩蕩空中景。 風來入房戶,夜中枕席冷。 氣變悟時易,不眠知夕永。 欲言無予和,揮杯勸孤影。 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 念此懷悲凄,終曉不能靜。
  • 雜詩 其二 - 陶淵明 - [魏晉]

    閑居執蕩志,時駛不可稽。驅役無停息,軒裳逝東崖。沈陰擬薰麝,寒氣激我懷。歲月有常御,我來淹已彌。慷慨憶綢繆,此情久已離。荏苒經十載,暫為人所羈。庭宇翳馀木,倏忽日月虧。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