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灣僧舍水石芭蕉》

趙孟堅 [宋]
老耳最怕風雨聲,芭蕉葉上聲偏鳴。新枝日展翦不替,況見蕺蕺成添丁。呼童具鍤斲寒玉,蔓圖貴早除其萌。丑疑烏喙側著附,又訝蹲鴟不可羹。一笑翻成有料理,古盆石供泉清冷。黃梅彌旬雨脈沐,苔封沙擁生意成。小試抽書嚏捻細,鼠牙入水銀須生。漸離土性安癯瘠,淡與水石相忘形。巡除日課長養事,莖添葉比紛欹傾。炎威不到琉璃碧,水脈透尖珠貫縈。萼綠華仙斷火食,云裾曳翠身輕盈。風軒暑簟足蕭爽,晴曦更有冬窗明。丁寧閉塞謹愛護,秋霜夜氣防憑凌。一年一年春風好,根株宛在蔥蘢青。崇桃遮莫金壺貯,日暮隨風紅雨零。
趙孟堅詩集
  • 朝中措·擔頭看盡百花春 - 趙孟堅 - [宋]

    擔頭看盡百花春。春事只三分。不似鶯鶯燕燕,相將紅杏芳園。名韁易絆,征塵難浣,極目銷魂。明日清明到也,柳條插向誰門。
  • 沁園春·許大江山 - 趙孟堅 - [宋]

    許大江山,鎮臨彈壓,豈小任哉。從潘冢導漾,東傾注海,截然限止,南北天開。試向中流,回觀鐵甕,萬石層棱攢劍堆。金焦峙,號紫金浮玉,卷雪轟雷。君侯文武兼才。天有為生才南國來。□歷二十年,籌邊給餉,上流襟要,幾為安排。今此雄藩,精明笳鼓,又喚金湯氣象回。長淮北,望中原非遠,更展恢規。
  • 沁園春·曉上畫樓 - 趙孟堅 - [宋]

    曉上畫樓,望里笑驚,春到那家。便從臾閑情,安排醉事,尋芳喚友,行過平沙。最是堪憐,花枝清瘦,欲笑還羞寒尚遮。濃歡賞,待繁英春透,后會猶賒。 歸時月掛檐牙。見花影重重浸寶階。□銅壺催箭,獸環橫釘,濃斟玉醑,芳漱瓊芽。步繞曲廊,倦回芳帳,夢遍江南山水涯。誰知我,有墻頭桂影,窗上梅花。
  • 好事近·春早峭寒天 - 趙孟堅 - [宋]

    春早峭寒天,客里倦懷尤惡。待起冷清清地,又孤眠不著。重溫卯酒整瓶花,總待自霍索。忽聽海棠初賣,買一枝添卻。
  • 驀山溪·幾年修績 - 趙孟堅 - [宋]

    幾年修績,總待榮親老。每羨院南豪,向壽席、花花草草。如今慚愧,微勝十年前,聊爾辦,杯盤了,一對慈顏笑。愿親強健,綠鬢長長好。來歲在琴堂,想凡事、應微熱鬧。契天交道,只辦好心腸,官盡大,盡榮親,待受金花誥。
  • 驀山溪·桃花雨動 - 趙孟堅 - [宋]

    桃花雨動,測測輕寒小。曲檻面危闌,對東風、傷春懷抱。酒邊心事,花下舊閑情,流年度,芳塵杳,懊惱人空老。粉紅題字,寄與分明道。消息燕歸時,輾柔茵、連天芳草。瑣窗孤影,夜卜燭花明,清漏斷,月朦朧,掛在梅梢裊。
  • 風流子·望極思悠悠 - 趙孟堅 - [宋]

    望極思悠悠。江如練、籟息浪紋收。看帆卷帆舒,往來征艇,鷺飛鷺立,遠近芳洲。逝波不舍山常好,只白少年頭。杜若滿汀,離騷幽怨,鴟夷去國,煙浪遨游。 江南知何許,青林晚,山斷處、白云浮。懷古慨今,誰人似我閑愁。嘆醉生浪跡,鱸鄉蟹舍,殢紅怨粉,蓮棹菱舟。敲遍闌干,默然竟日凝眸。
  • 感皇恩·官小宦游初 - 趙孟堅 - [宋]

    官小宦游初,清貧如舊。小簇杯盤旋篘酒。雖然微祿,不比他們豐厚。也知慚愧是,皇恩受。 富貴千般,享之惟壽。心地平時到頭有。摩挲銅狄,祝望比他長久。鼎來榮貴待,通閨后。
  • 感皇恩·一百二十年 - 趙孟堅 - [宋]

    一百二十年,兩番甲子。前番風霜飽諳矣。今番甲子,一似臘盡春至。程程有好在,應慚愧。莫道官貧,勝如無底。隨分杯筵稱家計。從今數去,尚有五十八生朝里。待兒官大,做奢遮會。
  • 鵲橋仙·明金點染 - 趙孟堅 - [宋]

    明金點染,枝頭初見,四出如將刀翦。芳心才露一些兒,早已被、西風傳遍。 歸來醉也,香凝襟神,疑向廣寒宮殿。便須著個膽瓶兒,夜深在、枕屏根畔。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