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郢州四望亭》

李曾伯 [宋]
夐出煙塵表,乾坤指雇中。數峰連野迥,一水與水通。沙外迎孤鶩,云邊數亂鴻。家山在何許,心與大江東。
李曾伯詩集
  • 水調歌頭·一段太清境 - 李曾伯 - [宋]

    一段太清境,誰幻出階坳。不知身住何處,爽氣逼霜袍。但見人間一樣,似夜又還非夜,棲鳥不安巢。認得在塵世,禁鼓二更敲。最忺看,來竹底,上梅梢。幾家朱戶,不如兒女醉蓬茅。誰把琴聲三弄,不管騷人幽趣,似向曲中嘲。長嘯賦赤壁,有酒更無肴。
  • 水調歌頭·夜永厭銀燭 - 李曾伯 - [宋]

    夜永厭銀燭,移步下堂坳。秋風昨夢少年,高興鵠成袍。世上癡兒睡去,歷歷江山細數,孤鶻嘯危巢。地靜未容去,門掩不妨敲。 轉巍闌,低畫桷,落寒梢。南樓老子爭似,短笛一椽茅。無色界間長嘯,不夜城中高臥,隨意弄時嘲。洗斝要更酌,為我問佳肴。
  • 水調歌頭·千一載英杰 - 李曾伯 - [宋]

    千一載英杰,百二國山河。提封幾半宇宙,萬里仗天戈。十乘晉軍旗鼓,三歲秦關扃鎖,地利屬人和。位次功第一,未數酂侯何。建青油,持柴荷,聽黃麻。乾坤整頓都了,玉殿侍羲娥。且醉東湖花柳,卻泛西湖舟楫,留不住岷峨。誰為語儒館,濃墨被詩歌。
  • 水調歌頭·三蜀最佳處 - 李曾伯 - [宋]

    三蜀最佳處,昌是海棠州。清香燕寢閑暇,人與地風流。十萬人家壽域,六七十翁兒狀,眉壽祝公侯。誰為語廊廟,且許寇恂留。 過書云,才幾日,紀千秋。祖孫卮酒相賀,慶事襲箕裘。自有詩書萬卷,安用田園千頃,松菊足優游。持以壽公者,梅萼半清修。
  • 水調歌頭·老子世北客 - 李曾伯 - [宋]

    老子世北客,家本住吳頭。登臨聊復爾耳,佳節懶為酬。剛被西風斷送,又為黃花牽帥,草創作斯游。目力眇無際,更上一層樓。 對長江,流不盡,古今愁。憑欄正擬一笑,襟抱怯于秋。高處令人心悸,放曠舒懷何暇,好趁醒時休。留取江湖量,歸去醉中州。
  • 水調歌頭·行客送行客 - 李曾伯 - [宋]

    行客送行客,況又值新秋。莼鄉此去萬里,先我上扁舟。三載烏奴聚首,異縣鄉情對語,乘月幾登樓。去去遠蜀口,日日望吳頭。丹青手,描不就,此離愁。半生萍梗江漢,別恨最綢繆。遠水長空一色,風順波平如掌,雁序際天游。故舊有相問,猶滯劍南州。
  • 水調歌頭·驟雨送行色 - 李曾伯 - [宋]

    驟雨送行色,把劍渡長淮。西風咄咄怪事,吹不散煙霾。才是橙黃時候,早似梅邊天氣,寒意已相催。老子尚頑耐,仆馬苦虺隤。嘆平生,身客路,半天涯。飛鳶跕跕曾見,底事又重來。回首白云何處,目送孤鴻千里,去影為徘徊。籬菊漸秋色,杜甕有新醅。
  • 水調歌頭·萬里長淮北 - 李曾伯 - [宋]

    萬里長淮北,青是漢時山。幾年壁壘相望,高枕度春閑。不道草廬家杰,手袖伊吾長劍,馳志在樓蘭。鐘鼓令秋肅,氈罽膽冰寒。 詩書帥,金橫帶,玉為鞍。天生如結數輩,虜豈易江南。京索成皋此際,東郭韓盧俱困,故老正爭看。琳檄未能草,馮鋏直空彈。
  • 水調歌頭·峴山羊叔子 - 李曾伯 - [宋]

    峴山羊叔子,江左管夷吾。勛名掀揭宇宙,金匱侈丹書。兩載風寒臥護,一柱狂瀾屹立,形勢壯陪都。功業笑兒輩,別有大規模。 看東歸,游鳳沼,轉鴻樞。不應廊廟人物,猶佩玉麟符。好是茅峰仙客,更與鐘山佛子,同日慶垂孤。一飲共千歲,永永輔皇圖。
  • 水調歌頭·簪履盛元幕 - 李曾伯 - [宋]

    簪履盛元幕,領袖屬英游。登車攬轡余事,何止客諸侯。看盡巫云岷雪,卻訪廬峰湓浦,砥柱贊中流。百疊青山路,一片白蘋洲。 今日事,風濤上,一虛舟。長江萬頃寒碧,猶謂馬能浮。況是眼前局面,心腹憂如邊角,勝著賴帷籌。談笑濟時了,勛業邁前修。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