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常引·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

辛棄疾 [宋]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
把酒問姮娥:被白發、欺人奈何!

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看山河。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太常引·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解析

①作于淳熙元年(1174)中秋,時稼軒再度出仕建康。呂叔潛:名大虬,是當時一位文人。馀不詳。詞為友人而賦,然也自吐悲憤,自抒豪情。全詞緊扣秋月著筆,充滿奇思麗想,基調奮發樂觀。一起詠月,繼之,把酒問月,隱寄壯志未酬鬢先斑之恨。下片乘風凌空,俯瞰山河,寓鵬飛萬里之志。結拍奔月斫桂,周濟云:“所指甚多,不止秦檜一人。”(《宋四家詞選》)

②“一輪”兩句:言明月皎潔,似飛鏡重磨。秋影:秋月。金波:金色的月光。《漢書·禮樂志·郊祀歌·天門》:“月穆穆以金波。”謂月光清明柔和,如金色流波。飛鏡:飛天銅鏡,喻月。

③姮(héng恒)娥:指神話傳說中的月里嫦娥,此代指月。白發欺人:白發日增,似有意欺人。薛能《春日使府寓懷》:“青春背我堂堂去,白發欺人故故(屢屢)生。”

④好去:見前《木蘭花慢》(“老去情味減”)注⑥。

⑤“斫去”兩句:化用杜甫詩句:“斫卻月中桂,清光應更多。”(《一百五日夜對月》)斫(zhuó濁):砍。桂婆娑:指桂枝。神話傳說謂月宮有桂樹,更有吳剛伐桂之說。婆娑(suō縮):枝葉飄舞貌。

http://www.blogms.com/stblogpagemain/efp_bloglogkan.aspx?cbloglog=1002134066

---------------------------------------------

眾所周知,辛棄疾是宋代豪放派詞作家的杰出代表。他的這首《太常引》,運用浪漫主義的藝術手法,通過古代的神話傳說,強烈地表達了自己反對妥協投降、立志收復中原失土的政治理想。從這首詞的內容看,此詞可能是宋孝宗淳熙元年(1174 ),作者在建康(今江蘇南京)任江東安扶司參議官任上所作。這時作者南歸已整整十二年了。為了收復中原,作者曾多次上書,力主抗金,收復中原。但他的建議根本不被人理睬,在陰暗的政治環境中,詞人只能以詩詞來抒發自己的心愿。

這首詞的上片,詞人巧妙地運用神話傳說構成一種超現實的藝術境界,以寄托自己的理想與情懷。“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把酒問姮娥:被白發欺人奈何?”作者在中秋之夜,對月抒懷,很自然地想到與月有關的神話傳說:吃了不死之藥飛入月宮的嫦娥,以及月中高五百丈的桂樹。詞人運用這兩則有關月亮的神話傳說,借以表達自己的政治理想和陰暗的政治現實的矛盾。辛棄疾一生以恢復中原為己任,但殘酷的現實使他的理想不能實現。想到功業無成、白發已多,作者怎能不對著皎潔的月光,迸發出摧心裂肝的一問 :“被白發欺人奈何?”這一句有力地展示了英雄懷才不遇的內心矛盾。

詞的下片,作者又運用想象的翅膀 ,直入月宮,并幻想砍去遮住月光的桂樹。想象更加離奇,更加遠離塵世,但卻更直接、強烈地表現了詞人的現實理想與為實現理想的堅強意志,更鮮明地揭示了詞的主旨。

作者這里所說的擋住月光的“桂婆娑 ”,實際是指帶給人民黑暗的婆娑桂影,它不僅包括南宋朝廷內外的投降勢力,也包括了金人的勢力。因為由被金人統治下的北方南歸的辛棄疾,不可能不深切地懷想被金人統治、壓迫的家鄉人民。進一步說,這首詞還可以理想為一種更廣泛的象征意義,即掃蕩黑暗,把光明帶給人間。這一巨大的意義,是詞人利用神話材料,借助于想象和邏輯推斷所塑造的形象來實現的。

總之,辛棄疾的這首詞,無論是從它的藝術境界,還是從它的氣象和風格看,他都與運用神話傳說的浪漫主義手法有著密切的聯系。作者通過超現實的藝術境界,來解決現實的苦悶與實現理想的浪漫主義手法的特點 ,是一首富于濃厚浪漫主義色彩的優秀詞章。

辛棄疾簡介
辛棄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今濟南市歷城區遙墻鎮四鳳閘村)人。南宋豪放派詞人、將領,有“詞中之龍”之稱。與蘇軾合稱“蘇辛”,與李清照并稱“濟南二安”。
辛棄疾生于金國,少年抗金歸宋,曾任江西安撫使、福建安撫使等職。著有《美芹十論》、《九議》,條陳戰守之策。由于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后被彈劾落職,退隱山居。開禧北伐前后,相繼被起用為紹興知府、鎮江知府、樞密都承旨等職。開禧三年(1207年),辛棄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贈少師,謚號“忠敏”。
辛棄疾一生以恢復為志,以功業自許,卻命運多舛、備受排擠、壯志難酬。但他恢復中原的愛國信念始終沒有動搖,而是把滿腔激情和對國家興亡、民族命運的關切、憂慮,全部寄寓于詞作之中。其詞藝術風格多樣,以豪放為主,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其詞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典故入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現存詞六百多首,有詞集《稼軒長短句》等傳世。
辛棄疾詩集
  •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 辛棄疾 - [宋]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 青玉案·元夕 - 辛棄疾 - [宋]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 辛棄疾 - [宋]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 西江月·千丈懸崖削翠 - 辛棄疾 - [宋]

    千丈懸崖削翠,一川落日镕金。 白鷗來往本無心。選甚風波一任。 別浦魚肥堪膾,前村酒美重斟。 千年往事已沈沈。閑管興亡則甚。
  • 西江月·宮粉厭涂嬌額 - 辛棄疾 - [宋]

    宮粉厭涂嬌額,濃妝要壓秋花。西真人醉憶仙家。飛珮丹霞羽化。十里芬芳未足,一亭風露先加。杏腮桃臉費鉛華。終慣秋蟾影下。
  • 西江月·人道偏宜歌舞 - 辛棄疾 - [宋]

    人道偏宜歌舞,天教只入丹青。喧天畫鼓要他聽。把著花枝不應。何處嬌魂瘦影,向來軟語柔情。有時醉里喚卿卿。卻被傍人笑問。
  • 西江月·秀骨青松不老 - 辛棄疾 - [宋]

    秀骨青松不老,新詞玉佩相磨。靈槎準擬泛銀河。剩摘天星幾個。奠枕樓東風月,駐春亭上笙歌。留君一醉意如何。金印明年斗大。
  • 西江月·畫棟新垂簾幕 - 辛棄疾 - [宋]

    畫棟新垂簾幕,華燈未放笙歌。一杯瀲滟泛金波。先向太夫人賀。富貴吾應自有,功名不用渠多。只將綠鬢抵羲娥。金印須教斗大。
  • 西江月·風月亭危致爽 - 辛棄疾 - [宋]

    風月亭危致爽,管弦聲脆休催。主人只是舊時懷。錦瑟旁邊須醉。玉殿何須儂去,沙堤只要公來。看看紅藥又翻階。趁取西湖春會。
  • 西江月·貪數明朝重九 - 辛棄疾 - [宋]

    貪數明朝重九。不知過了中秋。人生有得許多愁。惟有黃花如舊。萬象亭中殢酒。九江閣上扶頭。城鴉喚我醉歸休。細雨斜風時候。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