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宜人挽詩》

魏了翁 [宋]
門譜誰夸郡姓強,是家元自孝廉郎。長來但識詩書貴,老去不知簪珥香。吏部生涯瓶里粟,夫人宗事橐中裝。他年點檢挈庵稿,寧愧歐公志薛楊。
魏了翁詩集
  • 水調歌頭·江水自石紐 - 魏了翁 - [宋]

    席次韻 江水自石紐,灌口怒騰輝。便如黑水北出,迤邐到三危。百尺長虹夭矯,兩岸蒼龍偃蹇,翠碧互因依。古樹百夫長,修竹萬竿旗。 畫堂開,風與月,巧相隨。史君領客行樂,旌纛立披披。慨想二江遺跡,更起三閭忠憤,此日最為宜。推本美功意,禹甸六章詩。
  • 水調歌頭·輕露淪殘暑 - 魏了翁 - [宋]

    輕露淪殘暑,蟾影插高寒。團團只似前夕,持向老萊看。九帙元開父算,六甲更逢兒換,梧竹擁檀欒。都把方寸地,散作萬云煙。錦邊城,云間戌,雪中山。風流老監在此,憂顧賴渠寬。天上玉顏合笑,堂上酡顏如酒,家國兩平安。又恐玉川子,茗碗送飛翰。
  • 水調歌頭·風露浸秋色 - 魏了翁 - [宋]

    風露浸秋色,煙雨媚湖弦。旌旗十里小隊,擬約醮壇仙。身在黃旗朱邸,名在玉皇香案,底事個人傳。正恐未免耳,驚攪日高眠。虎分符,龍握節,鹿御轓。於君本亦馀事,所樂不存焉。一點春風和氣,無限藍田種子,渺渺玉生煙。富貴誰不肯,借問此何緣。
  • 水調歌頭·萬里蜀山險 - 魏了翁 - [宋]

    萬里蜀山險,難似上青天。誰知間有、人心之險甚山川。賴得皇華星使,滿載春風和氣,來自鑒湖邊。要識方寸地,四十萬云煙。 佩瓏璁,冠昱火龠,組蟬聊。眼前富貴余事,所樂不存焉。聞道漢家子政,博考蘭臺載籍,胸次著千年。會有太一老,同結海山緣。
  • 水調歌頭·世界要扶助 - 魏了翁 - [宋]

    世界要扶助,人物載耆英。茫茫四海,誰識今代有厖臣。萬頃青湖佳氣,一片紫巖心事,天付與斯人。聳聳鐵冠吏,表表白云卿。 海沮漳,城漢郢,宅峨岷。規摹妙處,胸次納納幾滄瀛。未說令公二紀,先看武公百歲,年與學俱新。星弁百僚準。天宇四時春。
  • 水調歌頭·冬至子之半 - 魏了翁 - [宋]

    冬至子之半,玉管罅微陽。壺中別有天地,轉覺日增長。一樣金章紫服,一樣朱顏綠發,翁季儼相望。翁是修何行,未已且方將。玉生煙,蘭競秀,彩成行。翁無他智,只把一念答蒼蒼。今日列城桃李,他日八荒雨露,都是乃翁莊。要數義方訓,不說竇家郎。
  • 水調歌頭·曾向君王說 - 魏了翁 - [宋]

    曾向君王說,臣愿守嘉州。風流別乘初屆,元在越王樓。湖上龜魚何事,橋上雁犀誰使,爭挽海山舟。便遣舊姻婭,解后作斯游。晚風清,初暑漲,暮云收。公堂高會,恍疑仙女下羅浮。好是中郎有女,況是史君有婦,同對藕花洲。擬把鶴山月,換卻鑒湖秋。
  • 水調歌頭·有匪碧巖使 - 魏了翁 - [宋]

    有匪碧巖使,滿腹鑒湖秋。不居上界官府,來作散仙游。長佩高冠人偉,組練錦袍官貴,清獻舊風流。杓柄長多少,洗盡蜀民愁。鵕鸃冠,貂尾案,鷺鷥輈。時來正恐不免,留滯劍南州。簾卷西州風雨,庭佇百城歌鼓,桃李翠云綢。誰謂蜀山遠,只在殿山頭。
  • 水調歌頭·落日下平楚 - 魏了翁 - [宋]

    落日下平楚,秋色到方塘。人間袢暑難耐,獨有此清涼。龍卷八荒霖雨,鶴閟十州風露。回薄水云鄉。欲識千里潤,記取玉流芳。石蘭衣,江蘺佩,芰荷裳。個中自有服媚,何必錦名堂。吸取玻璃清漲,喚起逍遙舊夢,人物儼相望。矯首望歸路,三十六虛皇。
  • 水調歌頭·溥露浸秋色 - 魏了翁 - [宋]

    溥露浸秋色,零雨濯湖弦。做成特地風月,管領老臞仙。雁落村間柸影,魚識橋邊柱杖,慮澹境長偏。祗恐未免耳,驚攪日高眠。龍握節,貂插案,鹿銜轓。於公元只馀事,所樂不存焉。手植藍田種子,無數階庭成樹,郁郁紫生煙。富貴姑勿道,借問此何緣。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