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巖》

馬子嚴 [宋]
拳石中虛屋數椽,洞門東闢半規圓。木高長蔽三竿日,人到同觀一片天。行路不堪秋后暑,禪林聊借午時眠。山僧為我敲茶臼,相對爐香起暮煙。
馬子嚴詩集
  • 鷓鴣天·睡鴨俳徊煙縷長 - 馬子嚴 - [宋]

    睡鴨徘徊煙縷長。日高春困不成妝。 步欹草色金蓮潤,捻斷花鬢玉筍香。 輕洛浦,笑巫陽。錦紋親織寄檀郎。 兒家閉戶藏春色,戲蝶游蜂不敢狂。
  • 水調歌頭·萬仞鵝湖頂 - 馬子嚴 - [宋]

    萬仞鵝湖頂,千歲矯蒼龍。樓臺一簇,仙家遙寄五云中。天上朝元佳節,人世生賢華旦,瑞氣郁蔥蔥。六轡耀閩海,列郡喜趨風。記昔年,當此際,早梅紅。插花飲酒,狂歌醉舞壽昌宮。零落青袍如舊,斂板繡衣庭下,欣見黑頭公。王室要師保,叔父忽居東。
  • 水龍吟·買莊為貯梅花 - 馬子嚴 - [宋]

    買莊為貯梅花,玉妃一萬森庭戶。古來詞客,比方不類,可憐毫褚。誰掃塵凡,獨超物表,神仙中取。 是昆丘標致,射山風骨,除此外、吾誰與。 九醞醍醐雪乳。和金盤、月邊清露。壽陽驕騃,單于疏賤,不堪充數。弄玉排簫,許瓊揮拍,茲從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卷六改,胎禽飛舞。待先生,披著羊裘鶴氅,作園林主。
  • 水龍吟·東君直是多情 - 馬子嚴 - [宋]

    東君直是多情,好花一夜都開盡。杏梢零落,藥欄遲暮,不教寧靜。風度秋千,日移簾幕,翠紅交映。正太真浴罷,西施濃抹,都沉醉、嬌相稱。 磨遍綠窗銅鏡。挽春衫、不堪比并。暮云空谷,佳人何處,碧苔侵逕。睡里相看,酒邊凝想,許多風韻。問因何,卻欠一些香味,惹傍人恨。
  • 臨江仙·人意舒閑春事到 - 馬子嚴 - [宋]

    人意舒閑春事到,徐徐弄日微云。 翠鬟飛繞鬧蛾群。煙橫沾酒市,風轉落梅村。 歲事一新人半舊,相逢際晚醺醺。 花間亭館柳間門。克除風雨外,排日醉紅裙。
  • 滿庭芳·共慶春時 - 馬子嚴 - [宋]

    共慶春時,滿庭芳思,一枝心蕊非常。少年游冶,何但折垂楊。曾向瑤臺月下,逢解佩、玉女翻香。風光好,真珠簾卷,都勝早梅芳。 人間,無比并,玉蝴蝶樹,爭敢相方。既□春歸后,此意難忘。夜夢揚州萬玉,飛魂共、紫燕歸梁。須行樂,馬家花圃,不肯醉紅妝。
  • 滿江紅·瑞靄秋空 - 馬子嚴 - [宋]

    瑞靄秋空,銀河里、非煙非霧。應想是、岳鐘神秀,再生伊傳。昨夜五云隨夢入,今朝萬象朝元去。正六星、炳炳耀文昌,循初度。 五馬貴,多文富。人品異,心期古。似冰清瑤水,玉森元圃。天子方將循異政,靈孫又合為霖雨。問汾陽、幾考在中書,從今數。
  • 賀新郎·客里傷春淺 - 馬子嚴 - [宋]

    客里傷春淺。問今年梅蕊,因甚化工不管。陌上芳塵行處滿。可計天涯近遠。見說道、迷樓左畔。一似江南先得暖。向何郎、庭下都尋偏。辜負了,看花眼。 古來好物難為伴。只瓊花一種,傳來仙苑。獨許揚州作珍產。便勝了、千千萬萬。又卻待、東風吹綻。自昔聞名今見面。數歸期、屈指家山晚。歸去說,也稀罕。
  • 玉樓春 - 馬子嚴 - [宋]

    南枝又覺芳心動。慰我相思情味重。隴頭何處寄將書,香發有時疑是夢。誰家橫笛成三弄。吹到幽香和夢送。覺來知不是梅花,落寞歲寒誰與共。
  • 朝中措·龍蓀晚穎破苔紋 - 馬子嚴 - [宋]

    龍蓀晚穎破苔紋。英氣欲凌云。 深處未須留客,春風自掩柴門。 蒲團宴坐,輕敲茶臼,細撲爐熏。 彈到琴心三疊,鷓鴣啼傍黃昏。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