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梅花》

蘇軾 [宋]
玉骨那愁瘴霧,冰姿自有仙風。海仙時遣探芳叢。倒掛綠毛么鳳。(么 同:幺)素面翻嫌粉涴,洗妝不褪唇紅。高情已逐曉云空。不與梨花同夢。
《西江月·梅花》解析

【注釋】

①瘴霧:南方山林中的濕熱之氣。

②倒掛綠毛:似鸚鵡而小的珍禽。

③幺風:鳥名,即桐花鳳。

④涴:沾污。

⑤“不與”句:蘇軾自注:“詩人王昌齡,夢中作梅花詩。”

【評解】

此詞據《耆舊續聞》、《野客叢書》記載,乃蘇軾為悼念死于嶺外的歌妓朝云而作。

詞中所寫嶺外梅花玉骨冰姿,素面唇紅,高情逐云,不與梨花同夢,自有一種風情幽致。

【集評】

楊慎《詞品》:古今梅詞,以東坡此首為第一。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冷齋夜話》謂東坡在惠州作《梅花》時,時侍兒

名朝云者,新亡,“其寓意為朝云作也”。

--引自惠淇源《婉約詞

這首詞明為詠梅,暗為悼亡,是蘇軾為悼念毅然隨自己貶謫嶺南惠州的侍妄朝云而作。詞中所描寫的惠州梅花,實為朝云美麗的姿容和高潔的人品的化身。

詞的上闋寫惠州梅花的風姿 、神韻。起首兩句,突兀而起,說惠州的梅花生長在瘴癘之鄉,卻不怕瘴氣的侵襲 ,是因這它有冰雪般的肌體 、神仙般的風致 。接下來兩句說它的仙姿艷態 ,引起了海仙的羨愛 ,海仙經常派遣使者來到花叢中探望;這個使者,原來是倒掛在樹上的綠毛小鳥(狀如幺鳳 )。以上數句,傳神地勾勒出嶺南梅花超塵脫俗的風韻。

下闋追寫梅花的形貌。“素面常嫌粉涴”,嶺南梅天然潔白的容貌,是不屑于用鉛粉來妝飾的;施了鉛粉,反而掩蓋了它的自然美容。嶺南的梅花,花葉四周皆紅,即使梅花謝了(洗妝),而梅葉仍有紅色(不褪唇紅 ),稱得上是絢麗多姿,大可游目騁情。面對著這種美景的東坡,卻另有懷抱:“高情已逐曉云空,不與梨花同夢 ”。東坡慨嘆愛梅的高尚情操已隨著曉云而成空無,已不再夢見梅花,不象王昌齡夢見梨花云那樣做同一類的夢了。句中“梨花”即“梨花云”,“云”字承前“曉云”而來。曉與朝疊韻同義,這句里的“曉云 ”,可以認為是朝云的代稱,透露出這首詞的主旨所在。

這首詠梅詞空靈蘊藉,言近旨遠,給人以深深的遐思。詞雖詠梅,實有寄托,其中蘊有對朝云的一往情深和無限思戀。作者既以人擬花,又借比喻以花擬人,無論是寫人還是寫花都妙在得其神韻。張貴《詞源》論及詠物詞時指出 :“體物稍真 ,則拘而不暢;模寫差遠 ,則晦而不明。要須收縱聯密,用事合題,一段意思 ,全在結句,斯為絕妙。”以這一標準來衡量此詞,可以窺見其高超的藝術技巧。

蘇軾簡介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號鐵冠道人、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漢族,眉州眉山(今屬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文學家、書法家、畫家。
嘉祐二年(1057年),蘇軾進士及第。宋神宗時曾在鳳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職。元豐三年(1080年),因“烏臺詩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學士、侍讀學士、禮部尚書等職,并出知杭州、潁州、揚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黨執政被貶惠州、儋州。宋徽宗時獲大赦北還,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時追贈太師,謚號“文忠”。
蘇軾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文縱橫恣肆;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并稱“蘇黃”;其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稱“蘇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與歐陽修并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亦善書,為“宋四家”之一;工于畫,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等傳世。
蘇軾詩集
  •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 蘇軾 - [宋]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 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 - 蘇軾 - [宋]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 念奴嬌·赤壁懷古 - 蘇軾 - [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 蘇軾 - [宋]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 水調歌頭·安石在東海 - 蘇軾 - [宋]

    安石在東海,從事鬢驚秋。 中年親友難別,絲竹緩離愁。 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還海道,扶病入西州。 雅志困軒冕,遺恨寄滄洲。 歲云暮,須早計,要褐裘。 故鄉歸去千里,佳處輒遲留。 我醉歌時君和,醉倒須君扶我,惟酒可忘憂。 一任劉玄德,相對臥高樓。
  • 水調歌頭·昵昵兒女語 - 蘇軾 - [宋]

    昵昵兒女語,燈火夜微明。 恩怨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 忽變軒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氣,千里不留行。 回首暮云遠,飛絮攪青冥。 眾禽里,真彩鳳,獨不鳴。 躋攀寸步千險,一落百尋輕。 煩子指間風雨,置我腸中冰炭,起坐不能平。 推手從歸去,無淚與君傾。
  • 江城子·前瞻馬耳九仙山 - 蘇軾 - [宋]

    前瞻馬耳九仙山。碧連天。晚云間。城上高臺,真個是超然。莫使匆匆云雨散,今夜里,月嬋娟。 小溪鷗鷺靜聯拳。去翩翩。點輕煙。人事凄涼,回首便他年。莫忘使君歌笑處,垂柳下,矮槐前。
  • 江城子·墨云拖雨過西樓 - 蘇軾 - [宋]

    墨云拖雨過西樓。水東流。晚煙收。柳外殘陽,回照動簾鉤。今夜巫山真個好,花未落,酒新篘。 美人微笑轉星眸。月花羞。捧金甌。歌扇縈風,吹散一春愁。試問江南諸伴侶,誰似我,醉揚州。
  • 江城子·膩紅勻臉襯檀唇 - 蘇軾 - [宋]

    膩紅勻臉襯檀唇。晚妝新。暗傷春。手捻花枝,誰會兩眉顰。連理帶頭雙飛燕,留待與、個中人。 淡煙籠月繡簾陰。畫堂深。夜沈沈、誰道連理,能系得人心。一自綠窗偷見后,便憔悴、到如今。
  • 浣溪沙 - 蘇軾 - [宋]

    麻葉層層苘葉光,誰家煮繭一村香。隔籬嬌語絡絲娘。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搗麨軟饑腸。問言豆葉幾時黃。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